风吹柳絮

可怕


    ✎﹍﹍﹍﹍﹍﹍﹍﹍﹏₯㎕﹍﹍ 
      
冰冷疏离的气息仿佛与世隔绝,透析的眼神,淡漠的表情,就这样,锁住了百年的寂寞与彷徨。到底是怎样的梦想,值得你如此执著的寻找与等待,这样漫长的时光,你是否也曾绝望?Geass,鲜红的瞳之翼张开之时,那人的命运也将导向全然不同的方向。你给了别人希望,但最终也将吞噬别人的梦想。年龄,身份,目的,过去,一切未知的少女,丢失了过去,又能否找到未来?

少霜

缘来缘去缘如水,似水无痕——这一切都像水消失在水中,你若无心我便休,你不来我就收起伞,不在等
莫强求,等白头。

我要我的好、坏、错、败都是我的

“若放不开手,我就斩断手,我喜欢你不是欠你的!”他怔怔地听见少女哭喊,那眼泪吧嗒的落下,天地之间仿佛都只剩这一个声音。
“她的爱是因为我,她的恨是因为我,她的坏是因为我。天地之间只有这一个人,是属于我的。”

真的要忘记吗?你了想好了?那个曾经你为他哭为他笑的人

就是一个敏感多情的人慢慢变得凉薄

他哭,不用人知道  他死,也只算是了断残生而已

这世间,林林种种的欲望,是人们活下去的动力,

两个人相遇,一点点擦肩,他曾很热烈的追她,后来她成了相,他放了将军又立地成佛。
曾经为她亲手制胭脂的手已经合十了,他的眼再没有波澜,如云长袖,她觉得难过,心里空咯咯的,然后她露齿一笑,这笑得讥讽,这红唇勾人,青丝飞散,但是这一笑也没用,他的心不回来,你的命不久已,她落泪了,她终于落泪了,洛音啊洛音你还知道哭?若是早知道这样,又何必当初?然后察觉动静,然后眸光一暗,一切情绪都敛了起来,她是左相之女,冷酷的云罗公主。

白青白青,他杀不了人

相之女成为相,她看起来很理智其实是很缠绵的女人。那一次,她中了毒。

丁雪降世

2018年2月7日,丁雪降世

我其实,,是下班了不知道干什么啊!
然后想着写文

在那遥远的,以风为神的国度。
蓝,是白纸上落了一点墨,他那时刚来到那世界——四周一片空白。他诞生的几乎跟这个世界一样早,他想。所以抬头望还没有星星,他如是想。

爱若溪流,蜿蜒在何地?

她不再是父母膝下的小小的如意